【探索世界】馬背上的嘉年華 西恩納賽馬節

0
824

當我問一群西恩納(Siena)人:賽馬節(Palio)重要,還是世足賽比較重要?他們卻皺起眉頭看著我,彷彿這是最荒誕的問題。其中一位很有禮貌地微笑回答說:「世足賽是全世界的事,賽馬節是西恩納人自己的事。」西恩納所有鄰里殷殷期盼一整年,就等這一刻,向彼此證明誰才是家鄉之光。

西恩納是義大利最美的城鎮之一,依山而建,建築融合了中世紀與文藝復興時期風格,一棟棟保存完好的老建築是小鎮悠久歷史的遺產見證。

先來看看西恩納在哪裡吧!

西恩納保存下來的不僅是建築傳統,還包括生活方式。新聞處的蘿貝塔也告訴我,「賽馬節不僅僅是7/2、8/16【坎普(Campo)廣場】舉辦的賽馬。賽事4天前,一連串的遊行、初賽、鄰里聚餐、各組隊長間的祕密交易等,都是慶典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對西恩納人來說,賽馬節是一整年度的盛事,自一六五六年起,只曾因第二次世界大戰而中斷過一屆。

西恩納最早建城可追溯至西元前九百至四百年間的伊特魯里亞(Etruscan)人,他們建立了灌溉系統、政府組織,也形成儀式、節慶等特有風俗。伊特魯里亞衰亡後,接著是羅馬帝國進駐,為西恩納增添幾筆神祕色彩。羅馬帝國的建立者——羅慕盧斯(Romulus)的姪子塞紐斯(Senius)接管西恩納時,也帶來了代表西恩納的標誌——母狼哺育羅慕盧斯兄弟的圖像。可以說伊特魯里亞人奠定了西恩納的基礎建設,而羅馬則增添了傳奇與徽記,後來西恩納更發展成義大利最富饒的城市之一。

雖然至今已無多少證據能證明賽馬節的起源,不過,一般相信賽馬從伊特魯里亞人時代即已存在。西恩納不遠處的出土古物中,一個西元前六世紀的門楣殘骸上,即描繪了騎士騎在未上鞍的馬背上的圖像。與西恩納有關的羅馬建城傳說中,也提到羅慕盧斯派遣馬夫追趕弟弟雷慕斯(Remus)兩個兒子的事跡,據說這也是依道而跑的賽馬濫觴。另外,在十一世紀的史料上也提到馬夫穿梭在曲折巷弄間,直奔西恩納天主教堂的賽馬情節。的確,過去賽馬節的目的也是向西恩納的護城聖者——聖母瑪麗亞致敬。

賽馬節期間,整座城市大開歡樂的雙臂,即使犯人也暫得豁免。城市各個角落更輪番舉辦不同的遊戲、盛宴。雖然有許多古老的遊戲如今已經失傳,然而,賽馬節前夕在各個鄰里舉行的盛宴仍延續不斷。有些歷史文獻則顯示,現存賽馬節慶祝的形式可回溯至十三世紀。這些史料不僅顯示當時賽馬節被視為貴族活動,記載了節慶的規則,同時也呈現了西恩納以鄰里劃分的結構。

義大利文中的「Contrade」,是西恩納城裡以地區劃分的單位,類似鄰里,賽馬節的競賽形式正是以鄰里為分組單位。在許多歷史文獻中廣泛記錄了不同鄰里的生活。據說,歐洲瘟疫肆虐之前,西恩納有超過五十多個鄰里,隨著行政變遷,小鄰里被併入大鄰里中,如今僅剩十七個。據歷史記載,十五至十六世紀間,類似賽馬節的賽事多不勝數,一直到一六○○年左右形成一個大節慶,自此賽馬場也固定在坎普廣場舉行,同時,節慶也逐漸從貴族階級的活動,普及成為全民盛事。

一六五六年,賽馬節終於打破貴族與平民藩籬,日期最後也固定為每年七月二日。將賽馬搬到坎普廣場可以減少街上賽馬的危險,也可以提供群眾更壯觀的場景。往後賽馬、奔牛都規定繞廣場三圈的長度,則與過去在街道競賽的距離相同。
由於西恩納人口增加,許多人口外移,今日,許多原戶籍居民並不居住在原鄰里。不過,賽馬節期間,居民都會紛紛返鄉,為自己的鄰里加油。所有西恩納的居民都抱著生於一個鄰里,終身以該鄰里為傲的心態。正因固守地區傳統,使賽馬節維持其獨樹一格的魅力。

忙碌的賽前籌備

今日西恩納流行的施洗儀式大約在六十多年前傳入,最先正是由斯奈爾(Snail)改革後採用,旋即擴大到所有鄰里。儀式與基督教的施洗類似,而受洗後也意味新生兒成為某一鄰里的一分子,宣示這個人為他的鄰里效忠。除了新生兒外,許多未經受洗的小孩或成人也會透過這種方式表達對自己鄰里的忠誠。

對斯奈爾居民來說,從禮敬鄰里保護神那一天起,賽馬節就已經開始。每個鄰里都有自己的保護神,由此揭開序幕也代表好兆頭。施洗儀式結束後,斯奈爾居民繼續緊鑼密鼓地籌畫賽事前四天的活動。活動的重頭戲之一為傳統遊行,身穿文藝復興時期服飾的鼓手、侍從、戰士、旗手、鄰里的最高代表組成的遊行隊伍,會穿越狹小的巷道,通過敵對鄰里的管區,到各個教堂向聖母瑪麗亞致敬。

參加正式賽程的馬匹先在坎普廣場的跑道上舉行幾場試跑,由三十多匹參加淘汰賽的馬匹中選出,僅有出線的十匹馬能代表十個鄰里進入正式賽程。這是賽馬節中很重要的歷程,各鄰里智囊團都會仔細觀察各馬匹的潛力,之後,十匹參賽馬經抽籤決定哪匹馬代表哪個鄰里出賽。

今年,斯奈爾的運氣不錯,一位當地居民說:「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托托伊斯(Tortoise)抽到第二好馬,競爭會很激烈,不能輕敵。現在最重要的是找能與我們的馬匹配對的騎師。」抽籤日也是各鄰里的隊長與騎師間討價還價的交易日,討論誰該為哪個鄰里出賽。和參賽馬匹不同,這些騎師都是為賽馬節高額獎金與頭銜而來的外地人,像傭兵一樣,不為特定鄰里效忠,所以在正式賽程前,他們都有可能改變心意,改與其他馬匹配對。

抽籤在四日慶典的第二天舉行。每個鄰里各派出一位馬夫,在市府官員前等待抽籤結果揭曉,再將分配到的馬匹迎回自己的鄰里。這是非常激動的時刻,坎普廣場前,擠滿了屏息以待的當地居民,緊盯兩位年輕的抽籤主持人,從滾動的籤筒中抽出社區號碼與馬匹號碼。市長每次大聲宣布配對結果,周圍的群眾不是爆出歡呼聲,就是發出失望的議論聲。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 短短數分鐘的賽程裡,坎普廣場上競爭激烈,騎士落馬乃兵家常事,但只要賽馬衝抵終點就算是贏家。
↑ 在西恩納,平日僅准人進出的教堂,特別讓賽馬於決賽前進入以接受賜福。
↑ 賽馬結束,對冠軍有爭異的兩隊人馬爭搶錦旗。瘋狂場面也是節慶的盛況之一。

 文章出處:經典

參考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