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非遷徙生命之旅

0
602

在坦桑尼亞的塞倫蓋蒂大草原和肯尼亞的馬賽馬拉大草原之間,年度性的動物遷徙正在上演。幾百萬頭角馬、瞪羚、黑斑羚和大羚羊穿過兇猛鱷魚出沒的馬拉河尋找新鮮且豐厚的草原。它們拖動著沉重且疲憊的身軀,一面尋找生機,一面頑強抵抗天敵的襲擊。下一段路途生死難測,卻依舊與同伴迎著揚塵踩著鮮血義無反顧地前行。這13張攝影作品不僅展示了現場的震撼,更讓人有種即刻出發的衝動。

前行的角馬

Photographer: Martin Harvey/Getty Images

150萬頭角馬組成的龐大隊伍是遷徙中的主力軍。每年7月底,它們的前鋒隊伍將穿越凶險的馬拉河,尋找新鮮草原。次年1月返回塞倫蓋蒂大草原南部,兩個月後幾十萬頭新生角馬誕生。接著,5月份草場乾枯耗盡,大草原上的動物將再次準備遷徙。年年如此,生命與自然的輪迴和諧地在東非上演。

潛伏的鱷魚

Photographer: Suzi Eszterhas/ Minden Pictures/Getty Images/Minden Pictures RM

在馬拉河中靜待動物喝水的鱷魚期待著爆發的那一刻,這樣才會讓它們的出場更加驚駭。它們可以長時間處於不進食狀態,但當它們餓了,一頓能吃掉375公斤的食物(重量相當於自己體重的一半)。

前鋒斑馬

Photographer: Manoj Shah/Getty Images

在遷徙中,約20萬頭斑馬會走在最前面,它們是第一批到達馬賽馬拉草原的隊伍。吃掉最愛的草莖頂部之後,給後面的角馬大軍留下草莖底部。

乘著熱氣球俯瞰

Photographer: Jonathan & Angela Scott/Getty Images/AWL Images RM

清晨日出

Photographer: Carl de Souza/AFP/Getty Images

結伴旅客

Photographer: Carl de Souza/AFP/Getty Images

生命輪迴

Photographer: Carmen Brown Photography/Getty Images

每年,在遷徙中死於馬拉河鱷魚口中的動物多達1萬隻,而它們在俯身喝水時很難預測是否會突然冒出一個血盆大口結束自己的生命。然而,這樣的食物鍊是野生世界的自然規律,不僅是鱷魚,甚至是禿鷹與魚也在等待著它們成為盤中餐,任誰也無法違抗。

進擊的豹

Photographer: Paolo Torchio/Barcroft Media/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也許動物們躲過了馬拉河中的鱷魚,卻無法預測接下來是否還能幸運地逃脫豹子的追捕。這很殘酷,卻是現實。

馬賽部落

Photographer: Buena Vista Images/Getty Images

這些部落中的年輕人正在進行一項名為the adumu or aigus的比賽,需要他們跳著舞蹈。這些原始部落在肯尼亞和坦桑尼亞較為常見。

低調的河馬

Photographer: Paul Souders/Getty Images

白天,河馬基本躲在馬拉河的淤泥中乘涼,夜晚出來吃草。這樣看來,它們好像是動物世界中最悠閒快樂的生物。然而,當它們兇性大發之時,便會成為非洲最危險的動物。它們攻擊人類,次數還不少。但有趣的是,它們有時會從鱷魚口中救出動物。

死亡凝視

Photographer: Anup Shah/Getty Images

當幾隻瞪羚,一隻獵豹和一隻豺狼同時出現在一個場景中,並彼此註視。會發生什麼?

象群家庭

Photographer: TS Elliott/Getty Images

遷徙隊伍中自然少不了大象。一個好消息是,今年據野生動物組織統計,馬賽馬拉大草原上的大像數量近2500頭,比2014年多了1000頭。

捕食者一家

Photographer: Federico Veronesi/ NIS/ Minden Pictures/Getty Images/Minden Pictures RM

遷徙中的捕獵者除了鱷魚、獵豹,自然少不了獅子。對它們來說,遷徙中的動物就像移動中的美食大餐,因此大草原上有將近3000頭獅子等待捕食。

文章出處: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