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法輝煌之旅—第1、2天

0
399
無論是時間剛好,還是之前的部落格甄選僥倖得到團費優惠,抑或是老婆旅遊似乎偏好歷史人文與自然風光輪替,總之,藉由命運的安排,我們再次跟隨著誠翔運通的專業腳步,踏上北法這塊在當代潮流中吟唱著過去輝煌的土地。
  不同於之前在德里或杜拜轉機中間可出來走走晃晃,這次是搭乘長榮航空13個小時直飛巴黎,當我們一行人於一早抵達戴高樂機場後,我還來不及緬懷這位二戰英雄、自由法國領導者、第五共和建立者、偉大政治家、唐氏症女兒安妮的慈父,立馬被驅車載往羅亞爾河流域,並沿途開始觀察這個農業大國此時此刻的時節,以及這個核電佔總發電量75%國家的能源結構轉型現況。
  第一站,法國古堡之王「香波堡」,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由當時的法王法蘭索瓦一世組織建造作為狩獵用途。我們自城堡旁邊,沿著步道迎向這座龐然大物,朝著由方正造型樹木列隊駐守的後方入口處前進。
  一進入城堡穿過中庭,正面就是由達文西設計的「雙螺旋樓梯」,其餘卓越廳、拱頂廳等各式空間無庸贅言,最吸引人的還是頂端的天台與放眼望去那開闊的視野,而在科松河岸的對面,更是能一覽這座羅亞爾河流域中最大古堡的恢弘氣勢。
  在和煦陽光相伴下用完清爽雅致的一餐後,我們就繼續朝著西南方,往本次行程中緯度最低的一個點而去,準備到訪另一座著名的古堡。
  順著蓊鬱的林蔭大道,優雅、精巧、有著仕女堡之稱的「雪濃梭堡」映入眼簾。
  法蘭索瓦一世之子亨利二世將其贈與情婦黛安娜.波堤耶(Diane de Poitiers),死後又被遺孀凱薩琳.梅第奇(Catherine de Médicis)收回,接著她的媳婦露易絲.洛林(Louise de Lorraine)在丈夫亨利三世被刺殺身亡後於此鬱鬱而終;其後啟蒙時代的杜邦夫人在此舉辦沙龍,孟德斯鳩、伏爾泰、盧梭都曾到訪此地;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由巧克力聞名的梅尼爾家族(Menier family)取得產權,戰爭期間部分空間被改建為戰時醫院,由西蒙娜.梅尼爾(Simonne Menier)擔任護士長救助多達兩千多名傷員。
  淒婉的宮廷秘辛、勃發的啟蒙思潮、殘酷的戰爭血淚,隨著古堡前的遊客隊伍,及謝爾河(Le Cher)上的划船嬉戲,在參觀過程的恍惚間,漸漸地,褪為一種永恆的沉厚色彩。
  雪濃梭城堡,女人的城堡,怎能缺少花園?不急,自二樓陽台眺望出去就是了,較大的是黛安娜花園,較小的是凱薩琳花園,精緻、典雅的王室花園連網美都難以自己!而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由於謝爾河為德軍佔領區與盟軍自由區的分界,因此橫跨其上的城堡,也成為了連通兩邊的重要通道。
  傍晚來到杜爾(Tours),稍稍逛了一下超市後,就開始享用羅亞爾河法式料理,在高盧吃雞不意外,與類似醬菜的佐料搭配頗對味,麵包就是這麼香,而用蔬菜包裹的魚肉凍則有點特別,接著入著四星級連鎖飯店Mercure,結束這時差還影響著許多團員的第一天。

留下回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